鱼翅引发物种灭绝 亚洲食客难逃其咎

  据《时代周刊》报道,在亚洲饮食文化中扮演了重要角色的鱼翅,尽管已经造成生态破坏、食物链失衡,但却长久以来难以消除,在饮食背后,还有着难以抗拒的面子文化。

  时代周刊记者克里斯塔·马哈(Krista Mahr)在一次时代华纳的周年晚宴上品尝到了鱼翅。一位端着很多小白碗的侍者来到桌前,他的很多同事都礼貌地拒绝了这道菜。虽然马哈知道这道汤羹有很多争议,却还未形成明确的立场,所以决定尝试一次。然而,他并未觉得这道菜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鱼翅羹的味道基本取决于汤的质量,那些细长丝状的鱼翅本身只是提供了口感——这也是粤菜中很重要的组成部分。

  马哈被这道菜迷倒的部分原因在于它的价格——在某些饭店,这个数字有时会达到100美元一碗。很难说一碗100美元的汤尝起来应该是什么感觉,但是明显不是这个感觉。当然,价格只是一部分原因:鱼翅羹在香港和拥有最大消费群体的大陆都是一种奢侈品,这道菜体现了东亚文化中热情好客与维护(或失去)“面子”的复杂观念。曾经由于其稀有性而被中国皇帝大为欣赏的鱼翅羹现在已经成为主人财富的象征,在婚礼、公司庆典和高端商务午餐中都可以看到它的身影。香港一家米其林两星的粤菜饭店Bo创新(Bo Innovation)的所有者阿尔文·梁说,“这就像香槟一样,你不会在庆祝时打开一瓶可乐。这是一种仪式。”

  不幸的是,这种慷慨大度的姿态却有比100美元一碗更高昂的价签。上周,数以百万的美国人观看了探索频道的“鲨鱼周”节目。和上上周一样,大约150万只鲨鱼由于鱼翅工业的需求而被杀害。每年人们挑选7千万只鲨鱼进行贸易,而这一物种的30%正濒临灭绝这一事实却被一直忽略。根据皮尤环境组织(Pew Environment Group)近期进行的全球鲨鱼数量调查,印度尼西亚、印度、台湾、西班牙和墨西哥捕捞的鲨鱼数量最多。该组织全球鲨鱼保护部主管马特·兰德说,“鲨鱼熬过了这个星球上各种各样大规模的生物灭绝,但是现在,很多种类的鲨鱼却在步恐龙的后尘——仅仅因为一碗汤。”

  近年来鱼翅工业声名狼藉不仅仅因为其对全球鲨鱼数量造成的影响,还因为“削鳍”——一种抓住鲨鱼、割掉鱼翅然后将鲨鱼扔回大海的行为。人们不禁会问,这未免太过浪费,但背后却是一笔经济账:每磅鱼翅最高可以卖到300美元,而鲨鱼肉却并不值钱,还需要占用渔船上的冷冻室,加重船的负荷。时至今日,“削鳍”的行为在欧盟国家、美国和澳大利亚的海域内都是违法的。为了避免过度捕捞,渔船需要装载一定比例的鱼翅和鱼肉。然而,反“削鳍”法中却有很明显的漏洞。例如在欧盟国家渔船可以分别堆放鱼翅和鱼肉,这样计算重量比例几乎就是不可能的了。在美国,一艘船被发现非法装载了约6万5千磅(3万千克)的鱼翅,而由于其注册为货轮,美国法律在这方面又存在真空,最终以船主的胜诉而告终。在大堡礁研究鲨鱼行为的电影工作者、海洋生物学家理查德·费兹帕特里克说,“黑市交易是绝对存在的,然而现在它发展到了什么程度,我们就不得而知了。”

  鲨鱼族群不能够像其它多产的海洋生物那样经得起这样的商业捕捞。和其它野外捕获的鱼类不同,鲨鱼成长得十分缓慢。它们很晚才能进入性成熟期,例如雌性大白鲨需要到活12至14年才能成熟,而当它们性成熟后,它们的产仔数量又相对较少,不会像大金枪鱼那样可以产下数以百万计的卵。所以,那些被捕获的鲨鱼不是还没有机会产仔的未成年鲨鱼,就是那些少数有能力、却再也没有机会为家族添丁的成年鲨鱼。费兹帕特里克说,“自从30年前捕渔业开始在这里迅速发展以后,大堡礁的鲨鱼族群就遭到了重创,至今也无法恢复。”

  在商贸方面,尽管香港被广泛认为是工业中心,然而鲨鱼是从世界各地的海洋中被捕捞上来的。从上世纪50年代起,大西洋西北部和中部的远洋白鳍鲨数量减少了 85%。在过去的25年里,大西洋西北部的锤头鲨减少了83%,而太平洋东部和印度洋西南部则减少了70%。总体看来,大约460种鲨鱼中有126种正濒临灭绝。

  除却这场大屠杀,《濒危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ITES)中却只规定了三种在国际贸易中禁止交易的鲨鱼:大白鲨、鲸鲨和姥鲨。3月,有人提交了8种濒危鲨鱼的保护议案,却没有一项获得批准。兰德说,“世界各国都做得不够。这是公海中的‘西大荒’。”

  当像鲨鱼这样的顶级掠食者从环境中消失时,生态系统就会陷入混乱。通过吃掉老弱病残和受伤者,鲨鱼协助维持其猎物鱼群的基因健康,同时也使其数量保持平衡。例如当北美洲西海岸的鲨鱼数量减少时,巨型洪堡德乌贼的数量激增,从它们本来的领地美洲南岸北扩到阿拉斯加。这种乌贼可以长到6英尺长(1.8米),曾经袭击南加州的潜水者,华盛顿的商业渔民也报告它们会从鱼钩上偷走鲑鱼。在大型掠食鲨鱼被过度捕捞的美国东海岸,牛鼻鳐的数量爆炸式增长,狠狠地“咬伤”了当地的海湾扇贝养殖业。

  自然保护者认为,在全球鲨鱼数量下降的大环境下,保护鲨鱼比捕捞它们更有价值。皮尤组织曾经与帕劳共和国及马尔代夫政府合作,协助在其领海中建立世界唯一的鲨鱼保护区。当地政府知道那些有钱的度假者愿意花钱来看在自然栖息地生活的鲨鱼。澳大利亚东北岸珊瑚海地区的鲨鱼比它们在大堡礁的同类更加健康,因为尽管这些鲨鱼未被保护,但这片海域并没有被频繁骚扰,当地渔业也不是很发达。一直呼吁在该地区建立多功能海洋公园的费兹帕特里克认为,将潜水爱好者吸引到这片遥远的水域会比将其用作捕鱼场产生更大的收益。他说,“每条鲨鱼每年可以引来价值6万美元的潜在旅游者,而它们能活30年。活的鲨鱼比死的更值钱。”

  鲨鱼困境已经开始成为一种有识之士的文化价值观了。今年7月,夏威夷成为美国第一个禁止出售、交易和持有鱼翅的州。而早在2006年在中国举办的美国野生救援协会(WildAid)新闻发布会上,NBA球星姚明发誓他以后再也不会吃鱼翅羹了。在香港,一个反对食用鱼翅的中文Facebook活动近期意外火爆。世界野生动物基金会(WWF)已经说服包括汇丰银行和太古集团在内的众多公司远离鲨鱼,在香港举办的任何活动中都不提供鱼翅。对于那些提供包括鱼翅在内的广式婚宴九道传统菜肴的当地餐馆,动物保护组织也在劝说他们为新人提供没有鲨鱼菜肴的菜单。香港WWF动物保护主管安迪·康尼诗说,“人们正在意识到,如果我们继续像现在这样,以后我们就无法享受到鱼翅了。”Bo创新的主厨梁从餐厅开业起就只供应绿豆制成的仿鱼翅。他说,“有些文化是值得传承的,有些则不然。我认为后者纯属浪费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