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审判决”:两粒感冒药葬送一枚奥运金牌

  中新社悉尼九月二十八日电(记者陈建)一次错误地点的错误感冒,使罗马尼亚奥运体操冠军拉杜坎付出了沉重代价。今天下午,国际体育仲裁法庭作出裁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剥夺金牌。

  仲裁庭秘书长里布说,全体陪审员都清楚这项裁决对运动员的影响,可拉杜坎的检测结果确实呈阳性。

  一周前,悉尼奥运女子体操个人全能决赛开赛前十分钟,体重只有三十七公斤的“小精灵”拉杜坎跟队医说有点感冒。队医想都没想就给了她两片药。

  结果,拉杜坎和队友把本届奥运会的女子体操个人全能项目金、银、铜牌,全部收入罗马尼亚代表团帐下。

  前天,一个意外的消息在悉尼炸开——国际奥委会公布,拉杜坎被查出服用了禁药假麻黄碱。过去,从没有体操运动员在比赛中吃兴奋剂的。

  虽然奥委会最后相信,是疏忽大意的队医给杜拉坎的两粒感冒药中含有相应成分,但仍然坚持取消这位十七岁女孩的个人全能金牌;但保留了她的跳马银牌和与队友一起获得的团体金牌。

  国际奥委会总干事卡拉德引述了一项“特别规定”:“只要运动员体内含有禁药成分,那么他(她)都被认为是服用了兴奋剂”。奥委会根本不管是否故意服药,或能不能因之在比赛中获益;“关键是她体内有禁药成分,只此一点就足够了。”

  国际奥委会主席萨马兰奇说,很为拉杜坎难过,“这确实是一个耻辱。她只有十七岁,如果她服了禁药,那也仅仅是因为医生给她的。”

  拉杜坎说,这简直是“晴天霹雳”!她自己辩护:“没人会在体操比赛上吃兴奋剂的。”出席国际体育仲裁法庭的前夜,她一宿无眠。“我得做点什么!”“金牌是十多年努力换来的,我不能让已经挂在脖子上的金牌就这样被摘走。”

  罗马尼亚奥运代表团团长勒泽雷斯库对新闻媒体说:这件事的全部责任在于队医“大意”。国际奥委会这样判决拉杜坎,是不公平的。就连罗马尼亚外长罗曼也出面了。他强调,既然承认勒杜坎是“无辜”的,国际奥委会就不该剥夺她的金牌。

  拉杜坎的好友阿玛娜原本获得女子个人全能银牌,昨天下午拒绝接受从同胞手中剥夺过来的金牌。原来的铜牌得主奥拉鲁也抵制国际奥委会的新颁奖典礼。她们还随同拉杜坎一起出席了仲裁庭四个半小时的听证会。

  仲裁庭审理拉杜坎的上诉案时,官方认可的成绩单上,拉杜坎的名字已经从女子体操个人全能冠军的位置上消失了。她两位队友的“职称”已获晋升。原来位居第四的中国选手刘璇,由此获得了这个项目的铜牌。

  外电报道,在罗马尼亚几个大城市里,数千人涌上街头,唱歌、喊口号,要求恢复拉杜坎的全能金牌。

  同时,罗马尼亚总理伊瑟雷斯库还决定,动用总理备用基金为拉杜坎颁发三万美元的奖励。

  然而,正如国际奥委会总干事卡拉德曾经向罗方苦口婆心劝导的那样:不要感情用事,也别对国际奥委会的决定怀有敌意。奥林匹克运动不能因为同情而减缓反兴奋剂斗争的进程。